新闻中心

有一种无奈叫“执行不能”

2018-08-14 11:17:32

只要向法院申请执行了,就可以坐等法官把钱“送上门”了吗?很多人不知道,有一种无奈叫“执行不能”:当法院穷尽执行措施,依然无法找到被执行人财产线索无法执行到位。这与“执行难”有本质区别,无法兑现权益不能赖法院,这个“锅”法院不背。近日,浙江省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执行风险防范新闻发布会,引导社会正确区别“执行难”与“执行不能”,呼吁理性认识执行风险。

  集资诈骗买买买

  1969年出生的钟燕达,原系某银行工作人员。2012年至2015年间,她在已严重负债、无偿还能力的情况下,仍虚构做生意、资金周转、买房等事由,以高息借贷为诱饵,骗取邱某等14名被害人钱款共计6600万余元。事实上,钟燕达没做过生意,对于借来的钱,也没有考虑如何归还,只是在应付周转。犯罪所得除了还款付息,均被她以个人美容、购物等方式挥霍,单就购买服饰一项,从相关材料看,钟燕达于2014年至2015年购买爱马仕品牌商品消费45万余元,2008年至2015年购买路易威登商品消费200万余元。拆东墙补西墙无力维系,钟燕达不得已出逃,后被公安机关抓获。

  舟山中院经审理查明,钟燕达除支付部分利息及归还部分本金外,实际骗取近3800万元。2016年12月,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钟燕达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50万元,继续追缴其违法所得。

  法院查询了钟燕达的银行账户,只有零星存款,名下也没有房产、车辆、工商股权。鉴于被执行人已经在浙江女子监狱服刑,无退赔能力,唯一可以变现的财产是从她住处查扣的2块欧米茄手表和19件高档服饰。法院将上述财物提交评估,若按照购买时的价格计算,仅19件高档服饰,平均每件在1.5万元左右,总价高达30.86万元。但由于二手服饰市场不大,评估机构按照折旧率3%至7%计算,评估价格为1.3万余元。今年6月5日,上述物品在淘宝网上开拍,拍得价款4万余。该款项与其诈骗所得相比,杯水车薪。

  ■法官点评

  在集资诈骗等涉众型经济犯罪中,罪犯往往将犯罪所得用于挥霍,刑事追赃执行到位率极低,大多数都面临执行不能。法院提醒广大群众,钱款出借等行为本身蕴含着交易风险,不能光贪图高息回报,为了保障自身债权的实现,交易时必须采取有力措施来降低交易风险,比如在出借前应对借款人的经济及信用情况进行调查,也可以要求借款人提供必要的担保,以保障自身的合法权益。申请执行人前期无所作为,等实际酿成风险后法官就无法通过执行程序助其实现债权,这种“执行不能”的风险应由其自身承担。只有广大群众尊法学法守法用法,学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合法权益,才能从源头上推动解决执行难问题。

  被判死刑无力赔偿

  2017年2月17日,备受社会关注的浙江舟山渔船命案的凶手方忠岳被执行死刑。留待法院继续推进的是关于民事赔偿部分。因为根据2016年4月28日舟山中院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方忠岳除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外,还应赔偿5名被害人家属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02万元。2016年9月,5名被害船员的父母、配偶、子女等近亲属共计12人向法院提起强制执行申请。

  执行法院积极维护被害人家属合法权益,依法执行方忠岳的财产,于2016年11月12日从舟山市普陀区东极镇黄兴渔船管理服务站,提取了被执行人方忠岳的船舶处置款及2014年柴油补助款35万余元。于2016年9月13日查封了被执行人方忠岳位于舟山市普陀区莲恒公寓的房产,并在舟山中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依法拍卖,2017年1月13日该房产以58.5万元的价格成交。2017年5月9日,扣划了被执行人方忠岳2015年柴油补助款约6万元。以上款项,扣除评估费等费用外,再扣除方忠岳妻子应得的部分,共计强制执行到位近50万元。考虑到被害人家庭的现实困难,根据《浙江省司法救助实施办法》,法院又向12名申请执行人各发放执行救助金1万元。

  ■法官点评

  方忠岳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也将5名船友的家庭推到了崩溃的边缘,因为方忠岳作为一个普通的渔民,明显没有能力偿付5名被害人家属的各项损失。且随着方忠岳被执行死刑后,该案客观上丧失了继续获得履行的可能。本案中,5名被害人家属所面临的风险,不是商业风险,也不是交易风险,而是属于某些难以回避的社会风险。这需要以社会的力量予以救助,比如购买人身伤亡意外保险、纳入社会救助体系等。据此,舟山中院给予了12万元司法救助基金予以救助,这也是该司法救助基金设立以来单笔金额最大的一笔。

  P2P网贷放款难收回

  石某1988年出生,岱山县人,长期在外务工。2017年以来,石某通过珠海某公司网上签订了借款协议,共计5笔,总金额约3万元,借款期限均为3个月,年利率为8.15%。石某偿付部分本息后,剩余约2.3万元逾期未能偿付。债权人某P2P借贷公司为追讨款项,将案件予以仲裁,今年3月提交舟山中院强制执行。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履行了财产“四查”程序,反馈无不动产、无汽车(曾经登记有一辆摩托车,已报废)、无股票、无工商信息。银行不但无存款,不少账户上还有5位数的负数。法院又实地调查了被执行人石某所在地村委会,询问了其父亲,得知被执行人石某母亲早亡,家庭困难。成年后的石某一度在当地船厂打工,还曾贷款买了房子。但由于染上了赌博恶习,借遍了亲戚朋友,变卖了房产,甚至还办理了诸多信用卡用于透支。其父亦称,已经有银行工作人员上门催讨过。石某随即换了手机号,和家人断了联系,玩起了失踪。债权人某P2P借贷公司认可石某客观无履行能力,同意法院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法官点评

  网上借款是民间借款在信息化背景下的新发展,与一般民间借款相比,执行不能的风险更大,主要表现在:一是网络借款对借款人履行能力审查比较薄弱,借款人一般只要提供身份证、电话号码等材料;二是借款人一般是外出务工人员,以80后及少部分70后、90后为主,一般无积蓄或固定资产;三是借款人频繁更换手机号码、玩失联。很多时候,法官竭尽全力,东奔西走地查控、追索,但被执行人名下无财产,法官也很无奈。法院提醒,案件能否执行到位,归根到底取决于被执行人有无履行能力,这是申请执行人事先应该了解清楚的。在进行借贷等民事交易时,要认真审查对方的履行能力,出现纠纷苗头时,要及时申请法院进行财产保全。申请执行人不能前期无所作为,在已经酿成风险后,再把执行不能的责任推给法院,毕竟法院只是兑现债权的机构,而非负债方。

  车辆未投保无力赔偿

  2015年9月,被执行人邵某驾驶一辆未投保的三轮摩托车,与受害人戴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该事故致戴某经抢救无效死亡。交警部门认定戴某负事故主要责任,邵某负次要责任。舟山市定海区人民法院判决确认,邵某应赔偿戴某亲属各项损失合计34万余元。

  定海区法院执行立案后,对被执行人邵某名下的财产及家庭情况进行了调查。经查,邵某名下无存款、车辆、不动产等可供执行的财产,邵某本人一直无固定工作,其妻患有精神分裂症,属精神二级残疾,长期在家休养,已丧失劳动能力,其子尚在接受小学教育。邵某一家依靠政府低保维持基本生活。2016年10月28日,经合议庭合议,该案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法官点评

  交通事故案件是民事案件执行中执行率较低的又一个洼地。本案中,被执行人未为机动车投保相关保险,加之被执行人家庭本身就依靠国家的低保政策勉强维持生计,根本无财产可清偿申请执行人的债权,本案属于典型的执行不能。由于申请执行人债权的实现需以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为前提条件,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被执行人名下确无财产的情况下,法院根本无法采取有效的执行措施,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自然也无法兑现。

  财产不足以支付清算费用

  某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檀树支行出借给某和贸易有限公司200万元,某源贸易有限公司、某联贸易有限公司等对该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银行按约发放贷款后,某和贸易有限公司未按约支付利息、按期归还借款。经舟山市定海区法院判决,确认某和贸易有限公司应归还借款本金200万元,并支付12万余元利息及相应的罚息与复利,某源贸易有限公司、某联贸易有限公司等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因被执行人未按判决履行义务,申请执行人于2017年3月20日向定海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过程中,执行法官审查发现被执行人某和贸易有限公司、某源贸易有限公司、某联贸易有限公司均符合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情形,在征得债权人同意后,遂将该案件移送定海区法院审判部门进行破产审查。该三家公司的破产管理人在履职过程中调查得知,三家公司名下无银行存款、房产、车辆、股权、应收债权等资产,高管人员和股东均不知去向,公司亦无可查阅的财务账册,属于无产可破,连基本的破产费用也无法支付,清算程序无以为继,遂向法院提出终结破产程序的申请。今年5月2日,法院依法裁定终结该三家公司破产程序,案涉债权的分配比率几乎为零。

  ■法官点评

  执行转破产是近两年执行工作的新动态。但相关实践表明,进入破产后的案件,绝大部分不能全额执行到位,甚至有个别案件全部无法清偿,本案便是一例。本案以平等保护债权人利益为导向,及时将执行案件转入破产清算程序。三家公司因忽视经营风险,盲目扩大投资范围并与多家关联公司互相高额担保,结果一家关联公司负债过重,资金周转困难,就会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各公司轮番被多家银行“打包”起诉。这些公司内部经营管理也极不规范,没有严格依照公司法、会计法等规定,建立健全企业规章制度和财务管理制度,公司内竟无可供查阅的财务账册。最终该案因无产可破,终结破产程序。

  ■司法观察

  合力防控执行不能风险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部分群众风险防范意识尚不强的当下,执行不能是不可避免的。

  2017年至今,舟山市两级法院办结首次执行案件9374件,其中因执行不能,终本结案的2930件,占比31.26%。一般这类案件具有如下特点:

  案件类型集中。主要集中在民间借贷、金融借贷、人身损害赔偿、道路交通损害赔偿以及刑事财产刑等5类。

  查控处置存在两个极端。要么无财产、无查控、无可供处置的标的,要么多财产、多法院交叉轮候查控,待协调事项盘根错节、千头万绪,短期难以处置。前者主要集中在民间借贷、人身损害赔偿等案件,后者则突出体现在金融借贷和涉困企业系列案件中,财产已设定抵押,部分存在证照不全、政策性限制等瑕疵,不具备处分条件。

  当事人存在两个极端。被执行人方面,体现为履行能力较差,“债多不愁还”,绝大部分处于消极应付法院执行的状态。申请执行人方面,认识存在偏颇,以为只要向法院申请执行,就可以坐等法官“送钱上门”,一旦发现法院无法为自己讨回钱款时,觉得法院“开白条”,这成为影响司法形象和司法公信力提升的重要制约因素。

  据此,舟山中院提出如下建议:

  一要开展终本案件“回头看”。逐一摸排梳理执行不能的原因,分批、分类进行突击执行。畅通恢复执行渠道,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5年内,执行法院每6个月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查询一次被执行人的财产,一旦发现被执行人财产的,依法及时恢复执行。情况紧急、行动不便的申请执行人可电话申请恢复执行。

  二要严格终本案件动态管理。大力强化终本案件后续管理,建立涉公职人员、金融从业人员执行案件数据库,针对财产状况、工资收入、执行措施等情况实行统一动态管理。在认定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的同时,法院还可采取对被执行人限制出境、纳入失信黑名单等惩戒措施。

  三要建立执行救助保险制度。法院可积极与银保监局、商业保险公司对接协商,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民事侵权人身伤害等执行不能案件中探索引入执行救助保险制度。法院要争取财政专项资金支持,由法院作为投保人,以申请执行人为被保险人及受益人,向保险公司购买执行救助保险。

  四要精准化开展“执行不能”宣传。要全面、广泛、深入且多层次、多角度地宣传执行不能,特别是对前来诉讼的当事人,要精准投放宣传资料,结合典型案例把执行不能的问题讲深讲透,促使其在立案、审判阶段树立风险意识,将财产保全等风险防控举措前移。 






来源:人民法院报